页面载入中...

芬兰人口贩卖案激增 移民局:影响芬兰国家形象

  上世纪七十年代,叶嘉莹回国自费教书,讲课也不要任何报酬。她觉得当时国家很穷,自己是心甘情愿回来的,不能跟国家要一分钱。

  “等到我把我所有从加拿大带回来的钱、我的房子都捐出去了,我就一无所有了。”那时候,叶嘉莹连生活费用都没有了。南开大学给了她一部分补助,又陆续为她请了两个保姆。

  也许是觉得两个保姆太过“奢侈”,95岁的叶嘉莹在见面会现场,还特意就此解释。

  “请第一个保姆是因为很多年前,我跌了一跤,半夜里把锁骨跌断了。当时没有一个人知道,我一直躺在地上,躺到天亮才勉强爬到电话那里,通知学校说我跌伤了。所以后来晚上有了保姆陪住。”

  如果某人睁眼就是债、睡觉也是债,自己感觉债务压力太大了,申请破产,行不行?先别凭“感觉”,还是要看客观条件和程序。

  按照前述改革方案,市场主体达到法定破产条件,应当依法通过破产程序进行清理,或推动利益相关方庭外协议重组,以尽快盘活存量资产,释放资源要素。同时,要分步推进建立自然人破产制度。研究建立个人破产制度,重点解决企业破产产生的自然人连带责任担保债务问题。明确自然人因担保等原因而承担与生产经营活动相关的负债可依法合理免责。

admin
芬兰人口贩卖案激增 移民局:影响芬兰国家形象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