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澳大利亚东部迎来久违大雨 有“喜”也有“忧”

  七十岁的麦克尤恩未显老态,谈吐举止温文尔雅,可能由于他小说过于光怪陆离,当怀着各种揣测去看向现实中的麦克尤恩时,倒觉得他过分友好和平静。但是在聊天时,言谈中还是透露出他幽默有趣的一面。

  从《赎罪》《水泥花园》《在切瑟尔海滩上》《最初的爱情,最后的仪式》到近年来的《追日》《坚果壳》......创作力依然旺盛的伊恩·麦克尤恩,某种层面上几乎定义了读者们对英国当代文学的全新认识。

  麦克尤恩谈在自己的工作状态是每天九点就坐在桌前,需要喝咖啡,然后非常努力的先不看报纸,“但是一般都会失败”。“我喜欢一边有一个记事小本,一边是电脑屏幕,我可以来回用。如果我手上有一个手机,我会很难集中精神工作。我夫人用一个软件叫自由飞人,这个软件可以让我们好几个小时不能上网,只能集中精神工作,我写小说写到好的时候写到畅快的时候很难停止,我是逼着自己如果写的好就一直写下去,因为我知道顺畅的一段是会完的,所以如果写的很顺我就逼着自己不能停。”麦克尤恩说。

  根据新时代人们对艺术品的心理的需要,创作的新产品代表作有《双面双猫》、《泉州十八景》、《百幅毛泽东》、《当代纸织百米长城图》、《百米百虎纸织画长卷》等等。

  2011614日,永春纸织画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历史溯源

  永春古称桃源,相传隋唐朝年间,永春桃源两岸种植了许多桃树,每逢春花灿烂时,桃花姹紫嫣红,薄雾轻纱,隐隐笼罩,吸引了很多前来踏青赏花之人,雾中观花,这种独特的景致激发了当时艺人的创作思维和灵感,纸织画便在这种特定的环境中应运而生。唐文宗公元827841在位时唐人郑维赋诗“何物离披最可人纸间经纬别有因阿谁巧作维摩手就里挥毫称绝伦远山一角都人妙烘云托月景偏,宋代时纸织画远销南洋各埠成为富贵人家的柜中珍品。明人田艺蘅所撰《留青日札》一书中记载明代奸臣严嵩家被抄的物品中就有纸织画一项。清人杨复吉《梦兰琐笔》中曾有“闽中永春州织画”的记述。现在故宫博物院还珍藏着清乾隆年间的纸织瑰宝——清高宗御制诗十二扇屏风。

admin
澳大利亚东部迎来久违大雨 有“喜”也有“忧”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