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南阳作家群”撰文追思二月河:先生身影未隐去

  高晓松:艺是门,术是门里面的魔鬼

  高晓松回忆了自己的“创作之路”:“在我小的时候,诗人的地位是你们今天不能想象的,几乎相当于今天的小鲜肉那个级别。一位中等诗人到我们中学来演讲,全校女生就已经都疯了。我们班的团支书在《北京青年报》发表了一首很短的小诗,就收到一麻袋一麻袋的信。我中学的时候发表了大量的小说跟诗歌,但都是在同一个杂志上,那个杂志是我编的,北京四中的校刊。然后读清华大学,男生多到整个楼从早到晚没有一个女生,在这样残酷的竞争里,就需要写一点歌,光写诗还不行,所以我就开始写歌。”

  “艺术这个东西其实是两个东西:一个就是艺,就是唐老师说的专业性;然后是术,就是你心里那个世界,你心里到底有没有那块地,那块地长出了什么东西。艺是那个门,术是门里面的魔鬼。手艺先开一个小缝是很重要的。所以年轻的时候写的东西,魔鬼得从这个门缝里挤出来,大魔鬼就出不来,出来都是各种各样的、五色斑斓的小魔鬼,什么爱情,年少的小小忧伤,就从这里挤出来了。当你后来变成专业的,靠这个吃饭,这个门缝越开越大,这时候就出现一个问题:那个东西就不是喷出来的了,因为这门缝变大了,出来的那个劲儿就没有了。再大一点,这个门就开了,这一开就会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心里没有那么大的魔鬼。所以在创作中会经过一个很痛苦的阶段:门缝终于开了,魔鬼在哪里?手艺特好,坐在那儿没得可写,心里没有这个魔鬼。”高晓松说。

  “我自己翻译过马尔克斯的最后一本小说,这个小说正式出版的名字叫《苦妓回忆录》。写《百年孤独》时马尔克斯不到40岁,那个时候感觉他心里的魔鬼是能吞食世界的,你看《百年孤独》就感觉自己被吞噬了,到最后他77岁写的《苦妓回忆录》,门全开着,那里面趴着一个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牙和爪子也没有了的魔鬼。但是那只魔鬼心里充满了所有以前没有过的悲怆,可能还有一滴特别浑浊的、还带着眼屎的老泪。我看好多遍才明白一点,才动笔翻译。”高晓松说。

  杨华民(福建省泉州市纪委监委组织部部长):监察体制改革后,我们向乡镇派出了监察组,再赋予了监察的权限,更有效地发挥乡镇纪检组织的作用。2019年1月到9月我们全市各级纪检监察组织收到的信访件同比下降12.7%,但是我们乡镇收到的信访件上升了49.1%,群众对我们乡镇纪检组织的信任感增强了,他觉得他反映的问题可以在乡镇得到解决,监察全覆盖的制度效能切实能转化为治理效能。

  [解说词]查办案件只是纪委监委工作的一种形式,各级纪委监委积极探索,综合运用平时观察、谈心谈话、检查抽查、列席民主生活会、受理信访举报、督促巡视巡察整改、提出纪检监察建议等形式,把日常监督实实在在做起来、做到位。

  [现场纪实]

  A:看他所用的人条件符不符合,程序是不是符合。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南阳作家群”撰文追思二月河:先生身影未隐去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