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首博新展探秘北京中轴线近700年来风貌变迁

  “毕加索——一位天才的诞生”划分为六个不同章节:“早期毕加索”聚焦于毕加索自童年时期开始的创作及艺术家早期受到的影响,在这一阶段,他创作了《戴帽子的男人》(1895)和《古典雕塑石膏像写生习作》(1893-1894);在“蓝色和粉色毕加索”阶段,艺术家放弃模仿前辈的后印象派绘画风格,转而塑造真正意义上最早的个人风格,并逐渐确立了最初的艺术身份,其作品包括《疯子》(1905)和《兄弟俩》(1906);“驱魔人毕加索:《阿维尼翁的少女》的革命”展现了艺术家简化形式和空间的探索,在寻找、发明新的艺术语言的过程中,他创作了《自画像》(1906)等作品,并孕育杰作《阿维尼翁的少女》(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1907),开启了一场彻底改变二十世纪艺术的革命;“立体主义者毕加索”中,艺术家对“标志物”等符号元素的运用催生出了立体派作品,如《弹曼陀林的男子》(1911)和《壁炉旁的男人》(1916);“多变毕加索”着眼于艺术家对古典的致敬、引用与革新,《恋人》(1919)、《习作》(1920)等作均展现出毕加索独特的艺术探索,艺术家为俄罗斯芭蕾舞团出品的舞剧《三角帽》(1919)设计的舞台布景、服装和幕布亦在这一部分中呈现;展览的最后部分展示了艺术家1927年至1972年较为晚期的一系列杰出绘画和雕塑作品,这些作品清晰地展示了毕加索青年时期的艺术实验所产生的影响,亦勾勒出贯穿他创作生涯的主题与基本原则。

  展览于UCCA面积1800平方米的大展厅内呈现,阿德里安·卡迪工作室(StudioAdrienGardère)为展览特别设计了一组半开放式的盒状空间,使展览各章节主题得以错落有致地呈现。这些开口与空隙为观众提供了意想不到的视角和惊喜;展览设计邀请观众踏上一段探索毕加索艺术生涯发展的旅程,并孕育出一段无限的开放性对话,作品也在这一过程中经由观众的动态而被永久重塑。多幅毕加索的印刷肖像和关于艺术家工作室的图像更突显了每个盒状空间所对应的艺术家创作阶段。

  对于国立巴黎毕加索博物馆来说,此次展览标志着其藏品在中国迄今为止最丰富全面的展示,这也是洛朗·勒邦自2014年出任馆长以来的首次北京展览。他“为由国立巴黎毕加索博物馆领导的国际合作政策进入新阶段而感到高兴”。

  UCCA馆长兼CEO田霏宇表示:“对于UCCA而言,此次展览标志着我们实现了自2007年创办以来即秉持的一个梦想,我们不仅展示当代艺术的最新发展动向,而且通过展示现代大师的创作,来审视当代艺术的根基。我们相信,毕加索的故事与我们中国的观众是相关的,因为这里的独立个体仍在继续应对创造力、独特性和革新性的挑战。”

“我们要饱览世界”

  1984年,麦克洛霍斯接管哈维尔出版社(Harvill Imprint),从此开始专攻翻译文学。当时英国出版界的多数译作都是欧洲语言翻译而来的,对世界其他地区的语言缺少关注,然而那时的麦克洛霍斯就已意识到,任何一种语言和文化都不容小觑。于是他从重建俄罗斯文学与英语国家读者之间的桥梁做起,20年间将世界33种语言都囊括于自己翻译和出版的工作中,推出了包括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的《日瓦戈医生》、 朱塞佩·托马西·迪·兰佩杜萨的《豹》、 米哈伊尔·布尔加科夫的《大师与玛格丽特》在内的一系列经典作品。

  哈维尔出版社被兰登书屋收购后,2008年,麦克洛霍斯成立了自己的出版社。麦克洛霍斯出版社成立十年间,出版了23种语言版本的作品;而出版社的口号更是言简意赅地表达了麦克洛霍斯一贯的理念:我们要饱览世界。

admin
首博新展探秘北京中轴线近700年来风貌变迁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